“狐”侃世界杯之德阿 白岩松:阿根廷签不差

  • “狐”侃世界杯之德阿 白岩松:阿根廷签不差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世界杯

段暄:德国在历届大赛里给我的印象,像54年小组赛往往打的不一定打的特别好,我比较担心的是这届世界杯德国打的太好。

白岩松:波兰、哥斯达黎加。

白岩松:尤其作为东道主,要考虑的因素很多,现在的足球比赛实力接近以后,越来越取决于一次误判,和有趣的判法。跟裁判聊天的时候,他说在场上比赛的时候,看不清楚为什么帮助这个球队,表面上看给他十张红牌,给了他十张红牌,请注意,你犯规在对方后场的时候给判了,跟门直接接触的球,对方犯规永远在他后方,你犯规他怕了。东道主会受益。

段暄:德国球员跟其他球员相比,相对来说比较实在。平时德甲联赛不多,但是我注意到在联合杯上,巴拉克假摔了好几次。在明年的世界杯要考虑。真正说打瑞典,阿根廷,你们说这个比赛怎么样。

白岩松:阿根廷在过去可见的几场比赛中,对德国的威胁都要比阿根廷的威胁大。

白岩松:我是拿过去的比赛来说。过去德国和阿根廷的比赛发生很大的变化,过去阿根廷是激情的,德国是冷静的,现在德国队是激情的,他能够跟墨西哥打3:3,被墨西哥进两个投球,呈现出前锋教练特有的气质,我赢球比你进了两个球,过去德国防守。他俩打起来比以往的德国和阿根廷的交锋好看,因为更加把注意力关注在前场,如果胜负的话,愿意在世界杯上没有一个明显的谁控制,谁有力。

陶伟:你同意胜负各半,我为什么看德国呢。我觉得一支球队的性格和打法,跟主教练的性格息息相关的。在中德比完赛以后,在德国感觉到氛围,现在追求的进攻,追求的年轻队员迅速成长的自信心, 现在一说德国的球有点回落,包括官场球,现在为什么大举进攻,能进球,给他一种信心,这种信心的建立是年轻队员太宝贵了,因为时间毕竟不长,给队员的建立的信心,现在不管任何强队,首先能破你门,这是信心。现在德国的传统思维模式,我可以接受0:1或者1:1,我不能接受3:3,我怎么破三次门,过去非常冷静,我不能接受3:3,但是恰恰克林斯曼跟过去不一样,我追求多进一个球,真正到世界杯的时候,会把这个理念稍稍调整一下。

段暄:我估计有很大的转变,真正是这样的理念,在世界杯走不了。

陶伟:分组必须要拿到第一,因为荷兰和英格兰是他最怕的,德国人打比赛,不怕真正的拉丁派,甚至于巴西队,因为它的优势非常明显就是身体,而他恰恰非常怕的是英格兰、荷兰,身体我能够跟你对抗,同时我的技术、整体、个人能力又高出你一截。

白岩松:这次分组特有意思的情况,比如两辆车的比较,德国是宝马车,在提速特别快,但是对手可能是奥迪A4的感觉,在中程持续的发力,德国作为提速起来容易了,开始阶段非常漂亮,但是它的签是双刃剑,你接下来的对手很强,可以顺利出线,接下来的对手,阿根廷、英格兰、瑞典,荷兰,这个概念哪个都不好打。

段暄:老白说了半天暗含的意思就是阿根廷抽到的签并不差。

白岩松:阿根廷我说这个签不错,三个因素决定。第一个因素跟荷兰是第三场比赛,上届世界杯跟英格兰是第二场比赛,打瑞典第二场比赛可能会赢,但是输完英格兰以后,心态已经乱套了,再打瑞典很难打。这次跟荷兰是第三场比赛,对于双方来说都愿意看到,如果我们都顺利了,六分拿到了,接下来打一场漂亮的比赛无所谓了。第二个比赛是大家都在谈赛黑,我从来不认为赛黑是阿根廷的对手,阿根廷不怕进攻型的球队,我的细节比你更好,阿根廷的进攻细节一定比它更好。科特迪瓦,防守性很好。这次不被看好,低调,经历了上届惨败,这样一些东西反而变成优势,上一届是第一热门,比巴西还高。

段暄:上届阿根廷的教练员比较平庸,问题都很多。

白岩松:那天抽签的时候,我们衣服有暗含的象征,我系了蓝白相见的领带,他穿的是橙黄色的衬衣,橙黄色的领带,我们俩在一个小组。荷兰怎么样?

段暄:我有一定的荷兰情结,我出去采访的时候采访的第一个大赛是2000年的欧洲杯,当时的荷兰球迷实在太可爱了,当时两场球给我印象太深,一场打捷克,一个点球,他们赢了,我想最后阶段赢球,小组赛多重要,我一采访荷兰球迷,十个里面有十个跟我说太差了,没法看,这是看裁判帮忙。转头就走了。打意大利输了,输了之后大家倒挺开心,说这是上帝的安排。一辈子能到现场看到这样一场比赛,值了,开心,都走了。荷兰是无冕之王,从来没有在大赛拿过冠军,他们的球迷不是因为我拿不了冠军有一块心病,永远的痛,已经超脱了这个,很开心,就是欣赏这个大赛。荷兰太年轻了,而且在预选赛打的太顺了,预选赛遇到的也是赛强队,但是跟昔日相比不行了,罗马尼亚很高了,捷克也不行了,在预选赛打的太顺了,顺的没法想象。另外看荷兰队真正世界顶级球星不多。

白岩松:而且能被意大利打一个很正常。

段暄:那条后防线全是新人。

陶伟:罗马尼亚和捷克都以进攻乏力。

段暄:我很喜欢荷兰队,有些球队是低估了,有些球队是高估了,现在世界排名挺高,而且荷兰队肯定有戏打的这么顺,我恰恰觉得荷兰队如果要是这个小组出问题的话,我担心他太顺了。如果说有一支队太顺就是巴西,如果看了上周联赛的话,你说这些球员卡卡卡、罗比尼奥、小罗这四个全疯了,而且状态也顺,但是真是打不出,谁碰巴西真必死,以往大赛热门球队肯定死,02年世界杯刚开始之前阿根廷拿排名第一。

陶伟:这点得益于这几年所谓年轻队员的冲劲,它的群体,它的替补坐的太长,阿德的状态,说句实话是巴西人踢球的另类,巴西需要这种力量,是生猛。现在通过比赛的90分钟,在场上瞬息变化,转变一种节奏,必须有另外一种球员,阿根廷和德国一旦打顺就可以了,一旦打不顺的话,没有这种球员马上扭转场上的节奏,这是巴西真正的力量所在。

白岩松:世界杯永远是这样的结局,世界杯早就无趣了,我不觉得巴西是明年最大的热点,跟阿根廷没有关系。最完美的一支球队往往是最脆弱的,在上一届比赛的之前挑不出法国和阿根廷的毛病,但是打起比赛觉得所有的都是毛病。举一个例子,巴西如果卢西奥打不了比赛,巴西的水准的评价会因为前场五个人的优秀,会当成一样分值很高,卢西奥起的分值很大。会不会这是一个脆弱的东西。

陶伟:这次世界杯的抽签下来以后,这次毕竟在欧洲,欧洲有14个国家,真的是有包围,真是群狼,这点是打欧洲的一个共识,在这个角度上,它的坎坷一定超出竞赛,作为双方实力的对比,在这个层面上。

段暄:从分组的上半区和下半区的分组来看,什么包围巴西,明明欧洲球队自己血拼,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去跟巴西去打。

陶伟:分组来说,一上来首先是最怕的是阿根廷,所以欧洲真正的强队是包围阿根廷队,以阿根廷这边为核心,把阿根廷最强的对手干掉,就像白岩松说的,巴西的分值非常高,巴西的弱点非常明显,加上这种心态,这种心态和它的性格息息相关的,他对比赛来说,就是求胜这一瞬间没有欧洲的坚韧。

白岩松:刚才说巴西这个球,当1:0落后的时候怎么打。上次打阿根廷预选赛的时候,0:1落后的时候,丢一两球,打巴西找一个招,把前后场打一个隔断,最后发现前场人的打算进攻,后场的人拼命防守,空档是另一支球队。我们要回答一些网友的提问。

白岩松:很重要的一点,赌博公司出来做了一个解释,说买英格兰赢的人实在太多了,作为公司不得不调高赔率,真的得了冠军损失太重了,就跟刚才说的买票,一个是赔率,还有参赌的人的风险,调高你,使风险下降。